Labels

SUPPORT JULIAN ASSANGE

Thursday, July 5, 2012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
oo0oo



我不是在尋找一個採訪去進行,更不用說一個曾到過火星的宇航員之一,然而,這是我偶然發現到的東西。

在2012年2月,我在家裡休息,並在Twitter上仔細閱讀人們、尋找有趣的人去追蹤。在平常的我有時喜歡閱讀不明飛行物的研究者、替代性新聞、及所謂的“陰謀”的理論家的推文,一個帳戶的人物簡介尤其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是一隊三名到過火星的宇航員之一
在一個私人資助的秘密使命上,
兩名現在已死了,
他們正殺害我們以保守秘密。”

不用說,我很好奇。

隨之而來的是與這位男士之間的有趣談話,乍得.約翰遜(化名),與我有關這個驚人的經驗,以及自從當他發現從僱用他的人中得到危險時,他大膽地在蒙古附近的沙漠中央的一個偏遠基地逃命,他如何一直在逃。雖然我沒有辦法驗證他的故事,我也不能提供證據表明他在撒謊。更重要的是,至少對我自己而言,他已經要求幫助,使他的故事讓那些可能感興趣的人知道,並希望讓他的家人知道他還活著並安好的消息。這也希望通過講述他的故事,他將能吸引來自正確的人的一些保護。

他的故事不是一個外星人、先進的秘密技術、或時間旅行之一,但一個現實的秘密的太空計劃。許多有關於美國宇航員前往火星的可能性的報導已在YouTube和網上討論論壇上,但據我所知,這是第一次,一個宇航員本身已出面告訴公眾有關這樣一個到這個紅色星球的秘密太空之旅。

以下是我們的談話,我們利用Twitter的直接通訊(DM)系統談及有關火星的探險,這裡所提供的是給任何人及所有人查看的。(乍得希望使用Twitter,由於其目前相對的安全。)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它應該可向我們所有人展示比我們曾經在主流媒體被告知的更多又更多的各種太空項目的事情。

我們今年已經都學習了很多有關在先前已向大多數地球人隱藏的事情,大部分由於互聯網的播散及我們所有人現在可以容易地發現所有種種信息,這些是以前一般人相當難得到的。同時,利用大量的洞察力和懷疑在這個新的“揭示時代”總是好的建議,一個平衡必須在沒有提取到所有的事實後立即標註為“真實”或“不真實”之間的需要而尋求。

換句話說,我認為最好是保持一個人的頭腦開放,取得一個人感興趣的所有信息,然後簡單地看個究竟。因此,許多人很快喊叫“騙子!”或“誘餌!”當只是以一種方式或另一種方式沒有證據時,這只是一個人上當受騙的擔心。不加速判斷是智慧的標誌,不輕信。正是以這種精神,我提供了下面的故事,而我希望您喜歡閱讀它,就如我聽到關於它一樣!

[訪談只為拼寫、標點符號和語法被編輯。為了便於閱讀,有一點不相關這個故事的談話已被刪除。關於這個故事的問題,可向本文件末尾列出的聯繫人提出。]

背景

摩根:所以,請告訴我一點關於你的背景。

乍得:我到過波特蘭州立大學,俄勒岡州[此之前讀作“波特蘭州立大學,緬因州”由於一個在我(摩根)那部分在編輯談話中的錯誤。非常感謝凱文捕捉到這個錯誤!],並修讀數學及在幾個工作之後輾轉到美國空軍。

摩根:你在中央情報局有多久呢?你會不會願意/能夠談論這像甚麼呢?

乍得:我被借調到中情局兩年左右;諷刺地,我這短暫工作的一部分是觀察在美國太空局的一些外國科學家。

我在中情局的日子主要為,一方面在美國太空局培訓,並有證據於組織對任何外國國家的工作的偏執。在一個高度安全性政府的設置,我認為一名俄羅斯間諜在深藏中被發現,在我離開的時候...叫賣販子?她是那種中情局一直都知道存在的間諜,但掙扎著找出來,直到他們改變了他們的招聘計劃,去借調到如美國太空總署等的地方,並避免直接從一個人當前的位置招募。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大多數在美國的資訊科技的大公司有隱蔽的任務觀察他們,包括谷歌,Facebook等。也可能在Twitter,同樣地,雖然相對比其他小。他們接近你,並提供培訓和秘密付款安排,所以你不會被跟踪。這樣,國稅局不會警覺,然後來監測你的活動。他們還以一定的要求給你任務,如黑客進入電子郵件帳戶等。

這是更容易在內部操作,而且也便宜得多。其實,對於我的訓練,我需要前往俄亥俄州。並不是很多。作為前空軍,他們對我已經有完整的記錄了,所以我只需要做一些間諜戰術更新的工作。我簡直不敢相信有多少完全未被報告給任何人,雖然。中情局確實是對於他們自己是一個法律。他們控制了這麼多,如通信的流向。任何安全問題都通過他們;聯邦調查局(FBI)相比起他們並不是什麼,而他們知道如何從一個實際的故事創造注意力轉移。這是可怕的及容易的看到為什麼這麼多人都害怕他們。

摩根:哇,非常感謝你。非常有趣!你是怎樣參與火星之旅的?

乍得:隨著美國太空總署(NASA)結束了他們的太空計劃 — 巨大的錯誤,因為他們正在落後 — 我輾轉在歐洲及被聯繫上一個工作。就是這麼簡單。這是一個私人資助的到火星的任務。起初,我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但有很多資金被提供,所以我與他們的隊伍見面。這是一個俄羅斯/中國的合資冒險事業,那將從中國的一個偏遠地區發射,而他們希望我們收集樣本以進行化驗。我想要這個故事被講說,讓人們知道在背後的陰謀理論甚麼真正在發生。

摩根:你想要這個故事接觸到誰呢?

乍得:這​​將是一件好事去藉著這向我的家人顯明我還活著。但如果你期望時間旅行、外星人、或心靈轉移,你將會失望。很抱歉,但是,沒有一件那些發生在我們身上。

摩根:不,我沒有期望。我被你的個人簡介迷住了,而如果你有一個掛慮的家庭,我更有興趣幫助你。如果你感到這沒關係,我會轉錄我們的談話以便於閱讀,並張貼在網上的一些地方。

所以,當你開始了這個項目,發生了什麼事?使用了什麼樣的旅行模式?用了多長時間?

乍得:沒有預期是好的,因為沒有綠色人< H.G.。威爾斯(1869-1942, 美國政壇人物及作家)是錯誤的。我也可能是零星的,因為我很多是被動的。培訓歷時12個月,非常集中,包括了精神病測試。這花了我們約230天到那裡,回來時略少一點時間。我們使用了現在經常可見的火箭技術。只是更大的貯存庫和更大的推力。沒有什麼不尋常的設備以到達那裡,但更好的輻射防護,因為你可以想像,由於旅程時間:高風險 = 高薪。

這是 [地圖,上面]我們在中國蒙古邊境附近的沙漠的基地大致的位置 [來源:http://en.m.wikipedia.org/wiki/File:Gobi_desert_map.png],幾乎在默默無聞的地方中間。這也是一個臨時基地並隱藏得很好。那上次的俄羅斯任務(2011)可能被破壞。這是國家支持的,而他們不會宣布錯誤,這可能意味著犯規。我估計今年計劃的任務也將神秘地失敗,同樣地。火星是一家礦業公司的夢想,而他們會想保守秘密。只要人們推測有關於失敗的任務和小綠人,他們的眼睛會從任務失敗的真正原因被轉移開。

摩根:是的,我知道那些小“人”不是綠色的。;) 有趣 — 我懷疑破壞,也是。在那裡有什麼種類的礦物?此外,你在火星上哪裡登陸,而為什麼你認為火箭[相對地,譬如,新的等離子體火箭]被使用?

乍得:我們在Ares Vallis附近發陸。我們的雇主得到關於旅居者(Sojourner)登陸的一些數據,而這是他們想要探索的地方。我們使用地質學家所使用的相同類型的收集裝置,這也是為什麼這是一個載人的飛行任務,因為沒有機器人可以做到這一點。

那裡有大量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分析的礦物:金屬,尤其是黃金(?),以及其他一些物質如碳纖維般的一種形式的複合材料,但已經是在可用的形式。所收集的項目的名單很長,這一切都是有價值的,有些是完全獨特的,其他則是更世俗的。我認為我們使命的一部分是評估未來的採礦任務的商業可行性,同時也為確定每平方米火星表面的礦物密度相關的潛在價值。然後,他們可以制定出高科技的要求,以創建某種採礦任務。此外,[他們有興趣於]在火星上使用一些原燃料物質的潛力,這將大大減少燃料需求,而因此,出境旅程的重量。


這驚人的Ares Vallis洪水平原的全貌在1997年7月成為世界各地報章的頭版。這是由火星探路者著陸器拍攝及以微小的、23磅重的旅居者 (Sojourner)月球車撫著岩石。著陸器和月球車紀錄天氣模式、大氣數據及許多火星岩石的組成,這顯然已經在億萬年前在道上沖刷。月球車,當它遇到障礙時有能力改變航道,抓獲在互聯網上追隨這使命的成千上萬人的想像力。
美國太空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 NASA Jet Propulsion


我們所使用的火箭是地區火箭的先進版本,沒有別的可用。就像我說的,沒有時間旅行、等離子體火箭等。但依然,這是可靠的足以在現實世界中被考慮。俄羅斯任務的破壞是為了防止對我們研究結果的即時跟進。

摩根:這是很有趣的。為此感謝你。現在,你在早前說你“逃走了”。為什麼這些人可能會嘗試潛在地導致你的傷害,或者更糟的呢?

乍得:他們本來想要我們死的唯一原因是,從他人保持秘密,這樣他們就可以得到一個良好的開始。沒有陰謀論,只是貪婪。登月任務可能停止是因為那裡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

摩根:那你在旅程中吃甚麼呢?

乍得:例如,我們有嚴格的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的飲食,增加睡眠模式以保存食物等。所有這一切用了大約一年訓練,但這是非常枯燥的,而不是人們想要聽到的。

摩根:完全不枯燥!你到過火星!這仍然是非常有趣的及非常重要的。人們會想要知道這個,所以我要問:你有沒有看到任何不明飛行物或其他不尋常的物體在太空裡呢?

乍得:我們在相機上記錄了一些有趣的景點,但沒有定論。此外,它被立即送回,並從我們的電腦中刪除,所以我們不能檢視它們。我敢打賭穿梭機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畫面,在整個過程中!當我在那裡時,有大量的傳聞,但沒有在這些任務上的人向我們談及。

摩根:跟公眾被展示的照片相比,火星是如何的呢?看看此視頻所顯示的聲稱的火星照片。

乍得:火星正是像這些照片上的一樣。

摩根:你何時最後一次見到你的家人?

乍得:現在我沒有與家人聯繫已有兩年多了,而在此任務之前是限制的。

摩根:火星上是否有大氣層?

乍得:大氣是不適合維持生命的,如我們所知道的 <過於氣態及稀薄。岩層是迷人的,雖然。他們暗示在以前有可能一直有生命或更可持續的東西。我只是希望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在表面上。該地區是完美的,因為在那裡很難有任何人,所以沒有人打擾去質詢我們。

摩根:你為什麼現在想要你的故事被講說呢?

乍得:現在公開的原因是,我們大約在三個月前回來,而在述職後,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有問題的,所以我就逃走了。公眾應該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因為在我們知道之前,大企業將控制在火星上的豐富資源,而他們[公眾]將會失敗。這是關於供給與需求。納悶,我知道,而不是一個偉大的故事,但重要的是人們知道這個醜聞。雖然美國的外交政策一直被石油的流向所控制,這一次他們可能會錯過,因為美國太空總署最近的預算削減。

摩根:回來的發布會是什麼提醒了你,並使你相信需要逃脫呢?

乍得:我們的總工程師在電話上向某人談論到我們的歸回而被責罵的事實使我警覺到可能出現的問題。我們被告知不要討論任何具體術語,如時間等,因為我們會洩露那個使命。此外,我們被承諾有幾百萬的“保持緘默獎金”為了不洩露我們在火星上的研究結果;很明顯,這提醒了我一個問題!我們也不能離開我們的基地,除非被護送。這是在以恢復體力的復康後的一個月左右。你可以想像,我們都希望走出去,並嘗試聯繫我們的家人,但被告知我們不能。這立即讓我覺得不對勁。我們所有的錢都在瑞士的現金保管箱裡,而我們沒有辦法得到它或不能在沒有監督下溝通。

在我們出發之前,我們被告知在當我們回來時,我們將要面對長達三個月的檢測和消毒程序,但我只做了約六個星期,因為當我發現同事發生了甚麼事後,我逃脫了。我不時感到不適及頭暈,但這是難以治療的,當沒有人相信你時!他們在測試我的同事,看看有甚麼需要去改進以確保未來的任務的安全。實際上,我們是高收入的白豚鼠。我並不懷疑我不是對一切所參與的知情。正如我所說的,我只在中情局的邊際上。

摩根:我很抱歉聽到你感到不適!你覺得什麼不妥?

乍得:我在這個星期將去測試,我不認為那些[太空]制服很合適。有時我感到體弱多病。你可能事實上在寫我的最後遺囑及遺言,不是任何人都會相信我,或者至少我已經習慣了。

摩根:嘿,不要這麼說!你現在回來了及活著,所以治療應該能夠幫助你的。你能告訴我多一點是甚麼讓你懷疑被欺詐嗎?

乍得:是的,當我在基地周圍四顧,我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房間,他們在那裡進行測試我的一個同事。我們正為一個長期任務的影響而被測試。我計劃了我的逃脫,並在晚上走出來。你可以想像,在默默無聞之地的中間,我開始了一個徹底的旅程。中情局的訓練有時管用。

你必須認識到這些人將因我已離開了,並活了下來,並能與他人連接而被惹怒。當我接受治療時,我可能保持低調一會兒,如果我需要的話。

摩根:好的,你說你看到他們測試你的同事。我理解這可能對你來說是提及一個痛苦的記憶,但你能告訴我這你具體看到的是什麼,使你嚇壞了?他們對他造成傷害嗎?或者是別的東西嗎?有可能他們試圖幫助他,而如果不是,你所看到的是什麼,使你懷疑這些人是危險的呢?

乍得:在我看見他在那裡的前一天晚上,我們被轉移到個別的宿舍,而我引述:為了“我們自己的安全”。我們有一個有主客廳的共用房間的套房,但這些房間更多像單人小囚房,並有標準的雙進入系統且有緩衝房間,以給任何進入房間的人消毒。我們有一個允許的時間量離開這些房間,而我們得要戴上防護的防毒制服,因為我們被告知他們認為感染已在我們的一員中發現,而他們不會說他是誰。這是一個謊言,因為我們都健壯。當我被允許走出房間,我的護衛帶我走下一個走廊,其中一定有一個錯誤,因為我能看進其中一個房間,並看到我的同事正在被檢查。他已死了;這是一個屍體檢驗。我設法在洗手間從我的護衛溜走,並逃脫。

摩根:哇!這是一個很好的理由予以關注!當你從那裡逃出來,你怎麼生存?

乍得:我是幸運的。我用了幾天漫無目的地在沙漠中漫遊,然後我碰到了許多游牧部族之一,他們幫助我在安全通道離開那裡。我前往孟買,搭便車和步行,然後登上一艘運輸艦前往歐洲。在我所有的訓練中,我總是被教導去自力更生及足智多謀。我一直想這可能是一份狡猾的合約,所以我已​​在歐洲某些地區的保險箱裡存儲了資金及複製的身份證,而我前往這些地方。保險箱是多麼容易在它們中去隱藏任何你喜歡的東西,因為沒有人會問及它們。驚人,真的。

摩根:你在沙漠中有多長時間呢?

乍得:幸運地,在碰到一個游牧部族之前,在沙漠中僅數天。在沙漠中有很多他們,感謝上帝這一片運氣!

摩根:你認為在你之前有其他人也曾到過火星嗎?

乍得:美國太空總署可以很容易地啟動載人的火星任務,除了歷屆總統都已經停止它外,根據一些美國太空總署的工程師。原因是美國太空總署不能保證船員的安全,因此,它被視為風險太大,在政治方面沒有總統想要被看成主持構成美國宇航員不必要的死亡。這是為什麼美國太空總署沒有發射過一枚< 政治原因再次影響科學。

摩根:在旅途中,你能夠在太空中拍到任何圖片引起你的興趣嗎?

乍得:任何我們在攝像機記錄的東西都不得在船上被存儲,而只是送回去,而緩衝貯存區被任務控制部清除。我的意思是,很難確認我們看到的任何東西,但有幾件東西明顯地不是太空碎片或我們所認識到的別的東西。

摩根:如果曾經存在,你對火星上的生命有甚麼印象嗎?

乍得:我不會排除以前在火星上有生命,因為那裡肯定地可能有過,因為我們對任何樣本只有有限的提取。一經收集到,它們必須被安全地存儲以防止污染,並在當我們回來時,被真空轉移。此外,我敢肯定,他們創建了一個不明飛行物的注意力分散的東西以掩飾我們的回歸。這是一個擁有良好資金的任務,而我敢打賭那些資助它的一些人是在俄羅斯和中國社會的上層及有能力作出這樣的特技。這是另一個原因為甚麼他們想要我們保持緘默。

摩根:在旅途本身,你是否有任何靜止,或只是有規律的清醒和睡眠?

乍得:我們是在有規律的睡眠模式上。靜止是不可行的。

摩根:你們有多大的空間?

乍得:我們有一個合理的空間 < 比月球的任務要更大及有足夠的空間以便有一些“空間”,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摩根:你是怎麼在這樣一個漫長的旅程的密閉空間跟其他宇航員一起?

乍得:我們花了幾個月培訓彼此親近,而所有都是美國人,這讓我感到驚訝,而這顯示了他們對,例如,俄羅斯或中國宇航員的信心是這麼小。我們有數千小時的電影和電視節目,以及遊戲機,說實話,我們被寵壞了!雖然,這有時很幽閉。

摩根:聽起來還挺有趣的!你玩什麼電腦遊戲呢?

乍得:你會發笑,但我們被鼓勵多玩Wii,因為它有如運動的一倍。我們也有一般的射擊遊戲和一些益智遊戲。

摩根:在旅途中有沒有任何爭拗或分歧?

乍得:我們從來沒有爭吵,雖然我們爭論了很多有關於遊戲的,而這是不被鼓勵的。我們在基地上每週有從精神科醫生的評估,但在我們的使命上更多的進展,這就變得越難由於在通訊方面的延遲,但他們幫助我們了解我們的疑慮及我們為何爭吵。顯然地,類似的技術也用於長期的潛艇任務 < 你知道,那些離開幾個月的。這幫助我們應對,但玩Wii運動的概念並不符合宇航員的形象,我知道!

摩根:在此行中,你有任何一點害怕嗎?

乍得:你從來不曾害怕,你只有增強了的危險意識。很奇怪,你是被訓練的,而你從來沒有真正感覺會發生什麼壞事。這只是對你所做的一切你必須要格外謹慎。例如疾病。如果有人感到不適,或有頭痛,測試及藥物會被立即給予,而結果會被記錄。我想,這也是為了研究長期太空旅行及它的身體如何在生理上與之配合的數據。我們有一個日常的運動和一個非常嚴格的飲食,所以我們被非常良好​​地照顧 < 就像白豚鼠,如我所發現的。

摩根:在火星上著陸是什麼樣子的?

乍得:登陸是太可怕了!我們降落的地方非常顛簸,但充滿了他們想要的確實的樣本。這很奇怪 — 在所有的圖像後,火星不是真的是一個謎。我們都在電視上看到這麼多了。

摩根:你們在表面上有多長時間呢?

乍得:我們在表面上約65小時,有足夠的時間來收集樣品和整理大氣的氣體組成讀數,並探索一點點。輻射一直是一個問題,所以我們有在表面上的時間的嚴格分配,然後我們就要返回。

摩根:當你走出登陸器時,你看到了什麼?你可以看到地球嗎?你有沒有看到任何植物或液態水?

乍得:沒有植物,沒有液態水,而我們沒有看到地球 < 過於專注於看我們的腳步,及確保我們拿到樣品。

摩根:從表面上看,天空像甚麼?

乍得:在火星上只有稀薄的大氣層,所以你從表面上看到外層大氣的薄薄的一層面紗,像一個微微的紅彤彤的天空,但隨後是太空中的黑漆漆。同樣,非常像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很奇怪,但我感到像我以前來過,雖然我沒有。只是熟悉。

摩根:好了現在,你具體地做了甚麼呢?

乍得:我們有一個微型的鑽孔機,使我們能夠深入到核心,並收集深達3米的樣本。這些在嚴格的指引下被存儲到著陸器中,並保存在試管中,這樣它們就不會在回程上被污染。這些在當我們回來時,獨立的模塊被拋進地球大氣層,並被任務控制部追踪。我們是分別地回來的。

摩根:很有趣!謝謝你這些細節。我很感激你如何作你的工作的這個信息。我甚至不能想像在一個遠離地球的星球上會是甚麼樣子的。你如何確保你能回來呢?我知道你受了訓練,但是,你仍然是離得非常遠!

乍得:是的,知道你離地球多遠是很嚇人的,但就如我之前說過的,一種本能、腎上腺素、及所有接管金錢的思想的結合,並讓你繼續,直到你完成任務及在回家的路上。因此,為甚麼在火星上時,你不傾向於看星星 < 你只是得到工作,並離開那裡。你相信你的船員、你的機器、及任務控制部。一切其他的都無關緊要。如在NASCAR中一樣,你有一個你完全信任的團隊,而一切是無關緊要的。也許腎上腺素影響,但也是求生的意慾,因此任何不必要的風險在我們這類型的使命上是不被容許的。也許在別的上,但不是我們的。問問任何到過太空的人,而他們會說同樣的事情。沒有錯誤的餘地及沒有第二次機會。我知道沒有人會冒那種風險的,而中情局也有同樣的心態。

你知道甚麼是這所有的最糟糕的事情嗎?除了你及我的另一名接觸者,他也是聯絡員,我不能向任何人談及這。所以我在這裡有這一重大成就,而沒有人能知道!無論是誰在聽可能是團隊的一部分,及無疑將會在我說話之前試圖抓住我,但現在已經太晚了。當我們在訓練,我們被告知我們不能向任何人談論這。無論是家人、無論是朋友、任何人,而現在我知道為甚麼了。愚蠢地,我告訴我的家人我是太空站計劃的一部分,並被轉移到歐洲。這是一個錯誤,而一個關於一張大報酬支票的誘惑的重要教訓被學到!

摩根:我明白 < 不過,我個人不認為是一個“錯誤”!因為這個故事,你讓公眾對在太空計劃真正在發生的及不讓我們所知道的事情多了一塊拼圖。

乍得:在火星表面上的一件事是:它感覺不穩定。那裡有輕微的地震 [火星震 - 更多資訊:http://www.space.com/418-marsquakes-red-planet-rumble.html],當我們在那裡。也許這可以解釋其他任務發生了甚麼?當然,這可以是對一些更主要的事情的建立,但我們只是在這個星球上的一個非常小的一部分,所以誰知道?而過去的火山活動的證據,這可能導致在未來的採礦任務的問題。如果這些地震是在一個週期的開始,那麼這個問題可能會成為很大的問題。當然,沒有給任何人在緊急情況下逃生的後備大氣,所以這可以是非常危險的。如我現在知道,這些傢伙並不理會有關個人的福祉,但在這個星球上在利潤方面可能收穫到的。

關於火星的另一件從科學角度來看是有價值的事是氣候。例如,如果水存在,可能有任何關於我們的氣候在未來幾十年中的線索被發現到嗎?雖然離太陽的距離是一個因素,仍然有很多我們可以借鑒的東西。我們沒有看到外星人,雖然。這希望應該使人們認識到他們被告知大部分關於火星的是假的,或者乾脆不真實。我們帶回來的樣本可能價值數十億及數十億的美元,所以一些假的外星人是一個輝煌的注意力分散的工具。

摩根:有甚麼,具體地,是你所說的與你所聽說過的是不真實的呢?我從網上其他告密者聽說了不少,但沒有專門是關於火星的外星人的。我聽說過有一個基地在那裡,而我聽說過跳房。我還聽說過其他人聲稱到過那裡。

乍得:我完全不相信跳房這東西是可信的。我知道我們在軍事上比所知的有更先進的高科技,但這只是對我來說不是真的,高興地。

美國太空總署也貶損有關火星的外星人故事,同樣地。他們熱衷於強調那星球是沒有生命的。雖然,他們是否知道有關那星球的金融潛力,是一個不同的問題,當然,而如果我們所知道的進入公眾領域,一個載人的任務(這是在失敗的情況下被看成是政治自殺)現在變成了一場比賽以謀取利益。這將是有趣的去看看官方的反應是甚麼,如果有的話,會因為此而出現。火星一定是一個多多億美元的星球,完全原封不動及沒有物主的。

為什麼你覺得他們從來沒有重返月球?那裡沒有價值在它裡面。如果月球充滿了貴重的金屬等,我們已多次回去了。這只是它不值得。此外,作為一個枝節問題,採礦的長期影響是未知的及可以證明對地球是災難性的。當然,我們不知道大規模採礦火星的影響,但我們會在未來的幾十年裡發現,當政府最終趕上並找出其在財富方面有著甚麼巨大的潛力。

摩根:嗯,是的,很有可能!好吧,你說的,“採礦的長期影響是未知的,及可以證明對地球是災難性的。”你能解釋一下它可能會怎樣嗎?

乍得:那裡幾乎沒有大氣層。任何以氣體形式的副產品可以逃逸到太空中。因此會發生甚麼影響呢?此外,行星的質量會下降。對火星運行的軌道將會有影響嗎?月球,也是?我們並不足夠地知道有關火星與地球之間的關係。我所關注的是,為它的所有價值去開始採礦是危險的,因為在我們潛入並開始之前,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牛頓物理第三定律[熱力學]說出每一個動作有一個大小相等及方向相反的反應。而不用擔心,我會沒事的 < 終於掀起蓋子,這將有助於保護我。他們還沒有發現我呢!

摩根:你覺得你需要保持逃亡多久呢?你有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傢伙在追蹤你呢?(我知道,根據你到目前為止告訴我的,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假設。)

乍得:我有一個很好的概念誰在追蹤我。在這個星球上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在沒有受到質疑及被發現之下做成這事。這麼多的能力需要很多的權力及在最高層貪污的能力。我會逃亡一段時間。我估計會有假的接觸者嘗試與我見面,但在歐洲,人們很容易消失至幕後。沒有真正的邊界及有大量的接觸者,如果我需要他們的話;儘管此時他們中的一個大約只有一個我可以信任。別忘了還有一個在我頭上的賞金,每一個有槍的低級生命都會感興趣的。但是,再次,那些對於找到我而感興趣的人對這些幫助他們的人並沒有價值或忠誠。你只要看看我的情況便可知道。

摩根:好,有道理。你的幅射的不適如何了?

乍得:不適還可以,通過藥物控制,而幸運的只是輕微。我敢肯定,我們所用的制服被製作來吸收少量的輻射,這樣他們就可以測試我們在星球表面上的容忍度及持續時間。不要忘了我們帶回來的數據是耗資了數十億美元的,所以任務的所有範疇對大局都要作出貢獻,好使他們可以用它來為有關未來任務的可行性提供一份報告。當我們簽署時,我們可能簽署了一份遺書;後見之明是一份美妙的禮物!

摩根:很真實!你有為自己從火星帶回來甚麼嗎?就像一個紀念品岩石或某些東西?

乍得:沒有紀念品。我們被全面搜查,並通過固體以檢測任何東西。有關於此非常嚴格。

摩根:而你完全沒有看到植物生命或水?

乍得:沒有植物生命或水。我知道這麼多人討論這個問題,但我們沒有看到這樣的東西。不是說它不存在,但我們沒有看到東西證明這一點。當然,我們只是在那裡有限的時間,而我們只是短期內在外面,由於溫度和輻射。

摩根:我感激你的誠實,你沒有找到植物生命,同時還承認它可能是在星球上的其他地方,只是你沒有看到它們。你確切地在火星表面上的哪裡登陸呢?

乍得:查一查海盜著陸器(Viking lander)的地點,因為我們在那裡附近。返回來的數據指定那是最好的地點。

摩根:如果你可以再來一遍,你會去嗎?這對你來說值得嗎?

乍得:它是值得的去體驗它。我會再來嗎?像這樣的太空旅行是一個年輕人的遊戲。當你到達你的三十末歲時生理負擔意味著這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但是你知道嗎?現在他們知道火星上潛在的燃料儲備,他們可以更用力打氣體,我認為,並可能縮短旅程時間。我們只是看到表面的一小部分,但那些條件將表示任何有能力在那裡生存的不會是植物生命或如我們所認識的生命。上帝,我聽起來像斯波克(Spock)!如果有任何生命,我會建議這將是地下的,因為那裡有保護。我會想像以星球的地質歷史,那裡有許多洞穴,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有關於燃料成本的騷亂,所以火星可能帶來的是穩定。但這得花多年去理解這一點,而我估計美國太空總署將趕上及維護其權威。政治上,太空旅行實質上在八十年代已廢止,但如果可以找到獲利之途,那麼觀看下一次大型的太空競賽,但這次會有更多的競爭者。

摩根:非常感謝你的故事,乍得!我很感激你抽出時間來告訴我們這個故事。我希望你最終能找到安全,以及你的家人知道你安好。
---------------------------------------------------------------------------------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

乍得.約翰遜(化名):Chadjohnson @themarslanding @galacticfellow

Translator: Daisy
Post a Comment

assange



At midday on Friday 5 February, 2016 Julian Assange, John Jones QC, Melinda Taylor, Jennifer Robinson and Baltasar Garzon will be speaking at a press conference at the Frontline Club on the decision made by the UN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 on the Assange case.

xmas





the way we live

MAN


THE ENTIRE 14:02' INTERVIEW IS AVAILABLE AT

RC



info@exopoliticsportugal.com

BJ 2 FEV


http://benjaminfulfordtranslations.blogspot.pt/


UPDATES ON THURSDAY MORNINGS

AT 08:00h UTC


By choosing to educate ourselves and to spread the word, we can and will build a brighter future.

bj


Report 26:01:2015

BRAZILIAN

CHINESE

CROATIAN

CZECK

ENGLISH

FRENCH

GREEK

GERMAN

ITALIAN

JAPANESE

PORTUGUESE

SPANISH

UPDATES ON THURSDAY MORNINGS

AT 08:00 H GMT


BENJAMIN FULFORD -- jan 19





UPDATES ON THURSDAY MORNINGS

AT 08:00 H GMT

PressTV News Videos